搜索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陇西网 首页 发现 本地旅游 查看内容

一段历史的见证,陇西堡子

2018-6-11 16:53| 发布者: 陇西网| 查看: 5444| 评论: 0

简介:堡子,经历了风雨依然屹立着。它在山尖上、在沟壑间、又在村庄里。它是一段历史,又是一道独特风景……

堡子,经历了风雨依然屹立着。它在山尖上、在沟壑间、又在村庄里。它是一段历史,又是一道独特风景……


羊马堡

 菜子镇侯家门村


魏家堡

马河镇马河村


桃花山堡

永吉乡桃花村


双堡

马河镇大岔村


浅河堡

菜子镇浅河村


梅家川堡

福星镇大湾村


罗儿湾堡

文峰镇黄家门村


咀底下堡

福星镇马营湾村


鸡冠子梁堡

菜子镇南十里铺村


郭家堡

文峰镇尖山村


关南堡

文峰镇张家磨村


高塄堡

福星镇高塄村


段家岘堡

菜子镇段家岘村


东三十铺前堡

文峰镇东三十铺村


戴家门堡

文峰镇八盘村


大墩堡

巩昌镇昌谷村


草滩堡

永吉乡草滩村


北三十铺老堡

云田镇三十铺村


白草湾堡

和平乡潘家湾村


直沟堡

永吉乡直沟村




走堡子


在上中学的时候,我就对山上高墙围成的“土围子”进行过探访,路人说那是以前躲土匪的堡子。从那时起,堡子就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后来去过的地方多了,在山顶上、沟壑边、村庄里都能见到堡子。堡子叫啥名字?何时由何人建造?有啥故事?……一连串的疑问越发使我对堡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闲暇之余探访了一些堡子,查阅资料,和当地的老者聊天,得知大多堡子是清末和民国时期修筑的,它们具有瞭望、防御、驻守的功能,是为了躲避战乱或匪患而建的。它的建造或是大户出资或是联庄合筑,其形状有方有圆,大多则是随地取势,不拘于形。

时值四月,油菜花开的正旺,陇原大地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周末约了几位好友,带着一份好奇和赏景的心情,我们开始了一天的堡寨之旅。


广泉寺堡



早上九点多到达文峰镇,穿过村庄到暖泉沟探访广泉寺堡。堡子横亘在山头,高大的堡墙在旭日的照射下显得雄壮古朴。于是沿着上山的大路前行,暖泉沟逐渐呈现出了多彩的身姿。堡子也显露出了它的真容,尤其那宽大的墩台极为夺目。堡内高大的殿宇屋顶冒出堡墙,在沧桑古堡的映衬下笼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先有堡子还是先有寺庙,大家带着疑惑进到堡内。

进入堡内映入眼帘的是几间破旧的教室,这里曾经是学校,教室里现在住着几个守庙的人,早已不是书声朗朗的课堂了。

寺庙叫“广泉寺”,建在堡内一处台地上,庙名因堡子所在的山而得名。我们拾阶而上,见一棵枝干粗壮的西河柳立于台阶之上,和这百年老寺交相辉映,如侍者一般静静守候着。绕过古柳,经过天坛,一块青色石碑吸引了我们的注意,细细看来碑是清雍正十一年的。其后还卧有断为两截的白色石碑一通是嘉靖四十年的,环首,额篆“重修古刹寺记”,碑文开端“古渭郡东城凡二十里有广泉山,故名古刹寺。夫寺之建,重乎义也。自我皇明兴几三百年,于前郡帅汪建立,寺像尊严如一”。两块石碑均是记载修建寺庙的。看看碑上记载的创修年代,屈指算来,广泉寺至少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了。

看完碑再往前走,就是重修的观音大殿,大殿青瓦脊兽,彩绘一新。走到近前见门柱上悬挂有楹联一副,上联集《诗经》之句“既安且宁,并受其福”,下联集《中庸》之句“如保赤子,四海归之”,是美国夏威夷大学终身教授罗锦堂先生书写的。大殿前侧立有《重修广泉寺观音殿碑》一通,碑身正中是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广泉寺”,碑文是王长华先生撰写,简述了寺庙的历史和此次修建的经过。

这里还是红九军指挥部暨东铺抗日革命委员会旧址。1936年8月下旬,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徐向前部长征经过陇西,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供给部和第九军主力进驻文峰地区,时间达30多天,机关暨指挥部就设在现在的广泉寺。当月27日,红军在暖泉沟召开大会,选举成立了东铺抗日革命委员会,这是在陇西成立最早的苏维埃农会政权。

看完寺庙,上到西侧堡墙上,又是另一番景象。

此处堡墙高有五六米,上部宽一米左右,墙下有宽阔的壕沟,东西两个墩台遥相呼应。出了东面的老校门,穿过堡壕里茂密的庄稼,来到高于堡子的山坡上,堡子的全貌尽收眼底。堡子呈长方形,西高东底,四角各有一个墩台,西面堡墙高大厚实,堡下是一片开阔地。北面有堡壕,南面和东面是陡坡,除南面的堡墙部分坍塌外,其他堡墙保存完好。

脚下的这片热土还是陇西早期人类文明的遗址,我们踏着他们的足迹而来,感受久远文明的气息。捡起一片带着原始文明信息的陶片,望着喧嚣的城市,遥想昔日古人多彩的生活——制陶、打猎、祭祀……

时光穿梭,沧海桑田,历史的风尘将他们定格在这里,久远的文明凝固在了精美的石器上、陶器上。我们由衷感叹古人的伟大。

大家讨论着暖泉、寺庙、古堡、遗址,又带着几分未解的疑惑交谈着下了山,驱车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关南堡”。


关南堡



一路前行,乡村的气息越发浓郁。片片油菜花和一座座蔬菜大棚映入眼帘,大地好似铺上了黄色的地毯、着上了银白色的纱衣。不远处的渭河水带着冬日雪水的馈赠,流到了关南堡的山脚下,进入鸦儿峡。

“快点走”,在同伴的催促声中继续前行,车行十来分钟就到了四十铺韩家街,这里距关南堡仅一河之遥。此处还是沿渭河西进陇西的第一个村子,村内街道笔直宽阔,沿街有几家商店和磨坊。在清末时这里曾设有集市,后因鸦儿峡中匪患严重就将集市迁到了和平车场。我们出了村子穿过涵洞,来到渭河边。看着下过雨后汹涌的河水,正在发愁如何过河的时候,打前站的朋友发现了一个便桥,急忙招呼我们。顺着坑坑洼洼的小路,在泥泞的砂路上艰难的前行,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冲过摇摇晃晃的小桥,驻足欣赏油菜花海的美景,吮吸油菜花的清香。

不远处干活的一位老人,疑惑地望着我们。我打着招呼向老人走去,攀谈中才知道,关南堡里有他家种的地,他对堡子周围的情况很是熟悉。于是在老人的指引下,在山头的南侧找到了一条上山的羊肠小道。

告别老者,我们向山顶进发。山路是碎石和红土混合的,不断渗出的水使得道路湿滑,背阴的地方还有冰,不时还得手脚并用。长时间不参加运动,爬起山来就是费劲。短短的山路,走走停停花了十来分钟才爬出山沟,到较为平缓的地方,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回头望望身后的田野,真是美。

往南看,远处的桦林山山顶上还是白雪皑皑,渭河沿川的土地上有着绿油油的农田和白色的塑料大棚,黄色的油菜花点缀其中,铁路、国道、高速公路、渭河在此处交汇,宛如一张绚丽的画卷。身边的山上全部被草覆盖,不知名的野花稀稀落落的点缀在草丛里,牧羊人悠闲地躺在山坡上,听着收音机,哼着悠扬的调子享受着暖阳,羊儿欢快地叫着,吃着嫩草嬉戏打闹。再看看近在咫尺的关南堡,依然坚守在高山之巅,宁静中显得有一丝悲凉。

走到堡子近前,是一条人工挖的壕沟,一直延伸到崖边上,还有一个取土遗留的大坑,这是堡子的第一道防御工事。走过壕沟,小心地攀趴在陡峭的山坡上,顺着小路在一个豁口处进到堡内,爬上南侧宽厚高大的堡墙,欣赏堡子的全貌和这里的美景。

堡内宽阔且平坦,南高北低,除站立的这个堡墙保存完好外,其他地方的堡墙大多倒塌了,堡子东、西、北三面临陡坡和悬崖,只有南面有高墙和壕沟与山体相隔,在堡墙的拐角和转弯处都建有墩台。这个堡子比较独特,中间是主堡,两侧还有辅堡,建造者巧妙的利用了自然地形,将山顶上平坦的地方全部圈在堡内,增大了堡子的利用空间,可以容纳更多的人。据当地人说,关南堡是这附近几个村庄的百姓联合建造的,在多次侵扰中,就因为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地势,土匪历次攻堡都没有被攻破,百姓才得以平安。

已至中午时分,我们早已是人困马乏。打开背包拿出肉夹馍和茶水,补充体力,边吃边聊。看着一片片倒塌的堡墙,同行的朋友饶有兴趣地讲起了他们村里堡子的故事。

“李家门,打堡子,二十四把尖杵子。打的打,背的背……”。短短的顺口溜朗朗上口,简短的文字诉说着堡子的故事,延续着堡子的生命。

李家门堡位于云田镇李家门村,堡子为正四方形的,建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基本保存完好。有堡壕,堡壕内侧有高墙。堡墙高大,四角有墩台,墩台之上有箍窑,窑里有炕。堡墙上还有近两米高的高墙,墙上有射击孔,墙较宽两人可以并行。听老人说堡子的门还设计了防火的水槽,遇火攻可以抵挡。听了他说的,我们几个都争着讲自己所知道的堡子故事。

我接着说,在通安驿镇西岔湾的村庄里有一个堡子,现在里面还有人居住,堡壕里的树生长茂盛,把堡子包住了,远看是——只见树木不见堡。堡子结构与前面讲的类似,保存完好。堡门有两道门,进去要稍稍弯腰,堡内住两家人,一家姓汪,一家姓郑。我访问了汪姓的主人,和老爷子交谈了一会,他也说不清堡子是啥年代建的,叫啥名字。我说住了你们两户人家就叫“汪郑堡”吧!老爷子一听,乐的合不拢嘴。

边讲故事边休息,不知不觉已是“水”足饭饱,再加上大家一番讲解真是收获颇丰。高声大喝一声“下山了”,惊得不远处觅食的几只野鸽子扑楞楞乱飞。

“别乱喊”。

古诗云: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大家收拾行装,一路欢声笑语,沿着堡子东侧的大路下了山。回过头来再看看关南堡,那是“堡墙突兀,高耸嶙峋”。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